Where has all the flour gone
麵粉都去哪兒了呢?
Long time passing
都過了這麼久了...

這是改編一首很有名的歌,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
感嘆花謝了,女孩嫁人了,丈夫卻從軍了,也死了。而花又開滿了墳墓,生生不息。
http://www.arlo.net/resources/lyrics/flowers-gone.shtml (歌詞)

來欣賞一下老歌,可以邊聽邊看文章

(音樂版)

(感動紀念版)



藉由這首歌,我們來談談麵粉 (真沒情調)

 


2008這一年,各種生活必需品一直漲價,店家都喊著不漲活不下去,但是其中也夾雜著跟著大家一起漲,不漲白不漲的商家。其中麵粉的價格攀升到誇張的地步,而且一直降不下來。

麵粉會漲價,是因為世界糧荒引起的。而世界糧荒,是因為生質能源開發沒有計畫周全的結果。國際麵粉價錢很高,當然進口價錢也高,賣給店家就更高,然後顧客買的再更高。
顧客開始不吃貴的麵包,麵包店又無法買到便宜的麵粉,只好一一倒閉。

但是,麵粉的價錢真的一直都很高嗎?

其實,今年三四月,國際麵粉價錢就已經從高點上下來了,慢慢便宜回來,價格不再誇張。但是關於這一點,政府並沒有跟大家說,還是依然放任媒體和店家嚷嚷麵粉很貴。

這樣做的目的是什麼呢?

麵粉的進口,不會是散戶自己去一包一包買,而是大型批發商,好幾噸好幾噸的買。所以,國際麵粉進口成本已經慢慢壓低了,但是政府沒有宣導國內也要慢慢壓低,所以這些進口商就可以大賺這中間的差價,可憐的中下游散戶還是得要乖乖付高價買麵粉。

政府為什麼不管? 因為這些超大型進口商跟政府之間不會是毫無關係的,這樣做對雙方都有好處,何必讓全國的人知道麵粉已經不貴了?

 


後來,五六月的時候,昂貴的麵粉在國內市場中一直沒有辦法回到便宜的價錢,人民吃不起,麵包店也經營不下去,民眾抱怨連連,政府這時候做了看似好心,但是實際上卻很黑心的行為。政府說,我們來調低麵粉的進口關稅,以利麵粉便宜進口。但是同時要求麵包店要共體時艱,自動把麵包降價,讓人民有麵包吃。

這實在是很過分的行為。

因為,降低麵粉進口關稅,爽到的是誰? 還是那些大型進口商呀! 國際麵粉價錢已經下降了,成本已經變低了,現在政府又幫忙,讓進口商可以用更加便宜的價錢進口,而這些大盤商卻還是照樣高價賣給中下游的廠商,這中間的價差更大了,進口商吃更飽了。另一方面,可憐的麵包店,不但還是高價買了麵粉,還被政府要求要自動降價,這樣誰活得下去?

更可憐的是,民眾不知道這中間的最大受益人是誰,只知道政府明明已經降低進口關稅了,為什麼這些該死的麵包店還是賣這麼貴? 死麵包店,我們抵制貴的麵包店,改去買便宜的麵包店。

這背後有更大的陰謀呀!

大型的進口商,例如統一企業,他們手上有大量便宜的麵粉,所以他們旗下的麵包,都可以用比較便宜的價錢出售。相反的,像義美這種比較小的廠,手上沒有麵粉通道,只能乖乖買貴的,所以還是只能賣貴的麵包。

這時候民眾怎麼看? 義美真是死沒良心,賣這麼貴,我們抵制它;統一真是很有心,在這種時候賣便宜的麵包,真是天使派來的好人,我們要支持他。但是背後,這兩者根本不是站在平等的起跑點上,被欺負的義美可能會因此爛掉,但是欺負人的統一卻更加茁壯。


一直到七八月,大家終於都知道國際麵粉早就便宜很多了,到底國內麵粉什麼時候才要降價? 政府說,我們要擬定一下策略,到10月再告訴大家要怎麼調整。

也就是說,大盤商和政府之間的掛勾,從今年三月到十月,整整多賺了超過半年的價差,刻意製造麵粉很稀有,很昂貴的印象,貴得有理,就可以偷偷賺很久。
商人賺錢,政府賺錢,雖然奸詐,但是他們不賺錢就不是商人了,只能說,留在最底層等著被欺負的人民,才是最無辜又無力的吧。


Where has all the flour gone
麵粉都去哪兒了呢?
Long time passing
都過了這麼久了...
Where has all the flour gone
麵粉都去哪兒了呢?
Long time ago
好久好久以前的事了....
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
花兒都去哪兒呢? (麵粉都去哪兒了呢?)
Girls have picked them every one
都被天真的女孩摘去了 (都被奸商賺走了)
When will they ever learn?
他們什麼時候才能學會呢?
When will they ever learn?
(他們什麼時候才會知道要改善現狀呢? 而不是一直吃錢)


幫我點點廣告吧,果然沒寫文章就沒收入 Q_Q


創作者介紹

成長日誌

SSE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